不是腾格尔,就不要基金162607什么歌都去唱

「729新闻网」 娱乐 2019-11-09 10:09:40 4

1

一直觉得腾格尔有种神奇的魔力,任何歌到了他嘴里都会起化学反应。最初听起来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,但多听几句吧,就会觉得,咦,还可以呢。再听,就会发现,耶,还多好听的呢。这,就是我前几天无意中听到他唱《一帘幽梦》时的心理历程。

真的,腾格尔唱《一帘幽梦》!腾格尔、一帘幽梦,这两个名字摆到一起,是不是就特别的不搭?你想啊,《一帘幽梦》,言情小说和言情剧鼻祖琼瑶阿姨的剧和歌,那是多么自说自话和深情婉转啊。再加上原唱许李忠堂茹芸那独特的气声唱法,吐气如兰,整一个娇滴滴羞答答就算临出门却还要把青梅嗅的欲说还羞。腾格尔,一个胡子拉碴皮糙肤黑的糙老爷们,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嘛。但是,人家真的就唱了啊,而且唱着唱着就唱成了腾氏情歌,唱出了一种难得的豁达和抚慰。真是什么都敢唱啊,不愧是有双“隐形的翅膀”的人。

2

但也是在听腾格尔唱《一帘幽梦》那天,我也听到了萧敬腾唱《春天里》。哎哟我的妈呀!真的,我一直认为港台地区的歌手就不该来碰内地的摇滚歌曲,完全唱不出那个味儿,再厚重的歌曲,到他们嘴里全都变成了轻飘飘的旧时光,恼火!就连唱功那么细腻的杨宗纬唱《春天里》,尽管努力到嗓子都差点破了,仍只能听出他的卖力却无法听出半点无奈,更不要说吐字和发音本身就有点大舌头的萧敬腾了。

3

当然,最气的还是那天听到几个样美男唱崔健的《花房姑娘》。天哪,那娇俏的吐词,花哨的转音,听了想打人。什么玩意儿啊!轻飘飘得只剩“花”和“姑娘”了,哪还有半点“我就要回到老地方,我就要走在老路上”那种专属于年轻人的固执和任性啊。反正,在我心中,《花房姑娘》就只属于崔健,别人休想插一脚。当然,插也插不进去,因为根本没找到门儿。

所以,不是腾格尔,就最好别去揽瓷器活。(叶之庭)

新闻推荐

一个有钱人的自我修养

一整个下午马保罗,周围的同事都在议论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新闻。这并不奇怪,我敢打包票,大江南北的办公室里,靠这条消息撑到下班...

分享: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qi29.com/yule/54044.html

  一帘幽梦   音乐